瑾瑜

感恩每个产粮的太太

洋灵段子集(2018/04.10-04.07整理)

莫莫扎他:

  >>《偶像练习生》木子洋X灵超


  >>洋灵中心,有稍微的卜岳设定。补档第三弹,1.1W字+




  4月10日 21:34


  


  “给你可爱的小鹅宝宝请查收。”


  


  假如洋哥是从小就有一只小鹅的。小鹅还只会爬的时候,就经常趴在他身上,挥着小手咿咿呀呀地朝他大叫。


  洋哥摸一摸他的小嫩脸,很轻地碰一下,他就咯咯咯地笑起来。


  


  小鹅宝宝一岁的时候,会走了。这时候走得还不稳,需要洋哥牵着。洋哥递给他一根手指头,他手掌心抓着,迈着奶步子,蹬蹬蹬地往前走。


  这时候他还会说一些简单的话,比如说“糖糖”,鹅宝宝从小就知道要糖。


  可是洋哥不给他吃,宝宝不能吃太多糖,牙都还没长齐呢!


  


  鹅宝宝刚学会说话时,喊的不是“哥哥”,而是跟着周围的人叫“洋洋”。他似乎还觉得很好玩,一边说“洋洋”,一边又开始要“糖糖”。


  洋哥很无奈,说“洋洋”和“糖糖”都不可以叫。


  宝宝就不高兴了,他就开始哭。


  他哭的声音很洪亮,整栋房子里都可以听见。楼上的妈妈就下来说:“快哄哄呀,宝宝哭得那么伤心哟。”


  鹅宝宝哭得真的很伤心,眼泪都掉下来了。他的眼睛特别大,盛满了泪水,感觉非常委屈。


  洋哥就把他抱起来,说:“那洋洋可以喊,糖糖不能要。”


  宝宝就开始啜泣,一抽一抽的,然后脑袋埋在他肩窝上,把鼻涕都蹭干净了,才巴巴地说:“好。”


  洋哥哄了他一句,说:“乖。”


  鹅宝宝就跟着他点头:“宝贝很乖。”


  


  洋哥都叫他“宝贝”,他自己也这么叫。


  


  宝贝长成了一只小鹅,慢慢地长大了一点,可以上学了,背着洋哥给他准备的书包,带着很潮的小帽子,兴冲冲地奔进了学校。


  学校里有好多好多的小朋友,他们觉得鹅宝宝长得很漂亮,送鹅宝宝来上学的哥哥也很好看。


  大家都问他:“那是你的谁呀?”


  鹅宝宝很自豪地说:“我的洋洋呀!”


  “那他跟你是什么关系?”大家还在问,小孩子都喜欢追根究底,“他是你哥哥吗?”


  鹅宝宝想了想:“是的吧?”


  


  他理不太清家里的关系,好像有妈妈,有爸爸。可是妈妈好像也是男的呢!算了,不管他。


  鹅宝宝决定:洋洋就是他哥哥了!


  他后来管洋哥叫“洋哥哥”。


  


  班里的小朋友追问:“他有女朋友吗?”


  


  现在的小孩子,懂得可真多。问这问题的是一个女孩子,长得倒挺可爱的,可说出来的话鹅宝宝不喜欢听。


  她说:“我长大了要嫁给你哥哥,你让他娶我好吗?”


  “不好!”鹅宝宝大声喊道。然后再也不许洋哥到学校来了。


  


  后来宝宝长得更大了一点,上三年级了,洋哥也要进入高中。洋哥变得好高好高,鹅宝宝仰头都看不到他脑袋,他甚至有一次为了看清楚他洋哥的脸,倒着翻了个跟头。让洋哥哈哈大笑。


  不过洋哥笑完,倒是抱着他哄了一会儿。洋哥很长时间没有抱他了,宝宝长大了以后,洋哥抱他的时间比以前少。而且洋哥开始锁门,他的卧室里,不许宝宝进去。


  鹅宝宝经常不知道他在做什么。


  


  洋哥仿佛有自己的小秘密了。鹅宝宝每天看着他收女孩子的情书,心里都很不高兴。


  可洋哥却还开始疏远他。有一次他爬到洋哥身上去,坐在他腰上,他把宝宝赶走了。


  他说:“下去。”语气有些急躁。


  鹅宝宝不明所以,但还是下去了。后来他就不敢亲近洋哥了。


  


  妈妈说,他洋哥正经历青春期。鹅宝宝听不懂。


  


  但鹅宝宝还是在慢慢长大,男孩子总是经常打架,有一次他被人欺负了,正咬着牙想把对方打回去。虽然他们人很多,宝宝心里也有点怵。


  可洋哥这时候突然出现了,洋哥一下子就把那些人都赶走了,然后走过来,低头看着宝宝。


  鹅宝宝受了一点伤,嘴角肿了,脸上也青了一块。


  洋哥盯着他的伤,突然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。”


  


  对不起什么?鹅宝宝有些不太明白。洋哥也没有解释,只是伸手碰了他一下,又缩回去。


  


  后来洋哥就不一样了,他仿佛经历一场蜕变,又回到了最初的样子。他跟以前一样,跟鹅宝宝抱着,将他搂在怀里。


  鹅宝宝小的时候他一只手就可以把鹅宝宝捞起来,宝宝都坐在他胳膊上。


  现在宝宝长大了,也已经高了,有一米七了。


  可洋哥已经要一米八五。


  


  洋哥要把宝宝抱起来,鹅宝宝说:“你抱不动我了。”


  洋哥笑了笑,轻轻松松又把他抱起来。


  鹅宝宝重新回到在洋哥怀里看世界的感觉,他比洋哥还要高,离地有两米。他觉得整个视野都开阔起来。


  “洋哥。”他喊道。


  洋哥笑着说:“你以前不这么叫我。”


  没有这么干脆,宝宝小时候喊他都软乎乎,奶奶地喊“洋洋”,后来长大了一点,也是很腻地喊着“洋哥哥”。


  后来洋哥和他不亲了,他喊的声音就变得干脆起来,叫一声“洋哥”。


  


  鹅宝宝愣了愣,把头埋进他颈窝,无意识地蹭了蹭,然后才很委屈地喊:“洋哥哥。”


  洋哥听出他的委屈,伸手摸了摸他:“长大点你就懂了。”


  


  后来宝宝就长大了,鹅宝宝长成了大鹅子,家里都管他叫弟弟。


  弟弟在十五岁时就逐渐明白了洋哥当初疏远他的原因,他也开始忍不住躲,不敢去看洋哥。


  洋哥也配合他疏远。


  可是慢慢地,慢慢地,两个人又开始亲近,是真的亲近,跟以前比多了些意味。


  但洋哥已变成一个成年人,他善于把控,更懂得自律。


  


  弟弟有时候会想:他什么时候才可以变成和洋哥一样厉害的人呢?


  


  ——也许,是等他长得跟洋哥一样高的时候。


  


  4月10日 11:24


  


  “你弟弟是不是不喜欢跟人身体接触?”毕雯珺有一天突然问道。


  洋哥听了后很奇怪:“怎么了?”


  小弟挺喜欢身体接触的,他在心里说,他们俩成天黏在一块儿呢!小弟很喜欢牵手,要经常把手拉着,没事也要摸着玩。小弟还喜欢抱着,在他怀里时,要让他把手搂着,用胳膊把他圈住。小弟还喜欢挂他背上,跟个挂件似的,特别好玩。


  小弟还喜欢揉脸,他揉小弟脸时,小弟都傻乎乎地望着他,有时候还会自己捧着脸笑。


  可是毕雯珺说:“他不让我摸他的脸。”


  


  洋哥顿了顿:“你摸他的脸干什么?”


  毕雯珺很耿直地说:“我看他皮肤好像特别好,就想摸一下。可他不让我摸,我一摸他就打我。”


  


  洋哥觉得弟弟打得好。但他表面还是笑的,解释说:“我弟弟很害羞,你这么大个帅哥,摸他他不好意思。”


  “哦。”毕雯珺很老实地信了。


  后来他教唆小狐狸也去摸了一下,也被瞪了,就信以为真。


  


  然后他有一次撞见洋哥去摸弟弟的脸,弟弟很高兴,还特别配合他把脸扬起来,就很奇怪地问:“你弟弟是不是觉得你不帅啊?”


  洋哥说:“是吧。我小弟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。”


  毕雯珺又信了。


  


  后来他碰见弟弟时对洋哥“一百零八式”夸,说“洋哥其实挺帅的”,“洋哥个子还高呢,比我还高”,“洋哥他人特别好,有一次……”如此吧啦吧啦地说了特别多。


  说得弟弟一脸警觉地望着他:“你是不是喜欢我洋哥?”


  毕雯珺说:“对啊。”


  


  弟弟又开始打他了。


  


  ——洋哥摸脸的场合——


  


  弟弟早上起来戳脸,边抹乳边戳。洋哥看着他笑:“别戳了,都戳红了小弟。”


  弟弟就把脸凑过来:“红了吗?”


  洋哥就给他摸摸,把脸上的乳抹匀。


  


  弟弟害羞的时候捧脸,有时候被洋哥说了什么情话,他就很害羞。


  洋哥总逗他说:“别捂着了,来给哥哥看一下,小弟脸红不红?”


  弟弟就脸红扑扑地给他看。


  洋哥摸了摸:“真红,小弟脸还是热的。”


  弟弟更加不好意思。


  


  弟弟擦着眼泪哭。这情景很少,但有时候也会出现。


  洋哥就手捧着他的脸,一边给他抹眼泪,一边哄他。


  哄完弟弟不哭了,又对着他笑,洋哥就摸摸他的脸。


  


  洋哥有时候会捧着他的脸揉,两个人玩闹的时候。


  


  洋哥还认真地研究过弟弟脸上的皮肤到底有多好,然后发现有根鼻毛长出来了,给他塞进去,再擦一下手。


  


  洋哥还亲过他的脸。


  


  洋哥的头发在弟弟脸上挠过。


  


  洋哥还捏过弟弟的耳朵。他有一次捏的时候,弟弟还蹭了蹭,然后把脸放在他手心里。


  


  洋哥从来没有被打,弟弟还对着他笑。


  


  洋哥不会问他为什么,因为他知道,弟弟只喜欢他。


  


  “我也很喜欢我小弟。”


  


  4月10日 00:19


  


  “我们结婚好不好小弟?”洋哥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话,把弟弟给整懵了。


  “什、什么?”弟弟结结巴巴道,又给反应过来,“你这人脑子是不是又有毛病了?”


  逗他的,一定又是逗他的,小弟在心里说。


  可洋哥笑眯眯,拉着他的手说:“小弟想不想跟我结婚?”


  “不想!”弟弟语气坚定地回答,“我还没成年呢!未成年懂不懂?有没有一点《未成年保护法》的意识?粉丝送你的书白看啦?”


  “小弟你没有童年吗?”洋哥说出了他真实的意思,“你们这一代的年轻人,小时候都不玩家家酒的游戏吗?”


  弟弟愣住:家家酒?


  


  他好像玩过。


  


  “可、我都这么大了。”玩起来很奇怪啊。


  


  岳岳来一旁凑热闹了,带着卜凡,卜凡说:“哎呀你就陪他玩吧,他今年三岁。”


  “四岁,我们要实事求是啊,洋子14年生的。”岳岳特别严谨地道。


  “行行。”卜凡不跟他争,“四岁就四岁,弟弟你几岁?”


  弟弟想了想:“七岁?”


  那他是不是比洋哥大了?可以做洋哥的哥哥?


  


  洋哥笑眯眯地摸着弟弟的头,扭过脸朝他们道:“这个哥哥有点矮。”


  卜凡忍笑,岳岳忍不住过来维护:“不要欺负我们家小弟,要怪就怪他妈妈,是妈妈太矮了,妈妈对不起你。”


  弟弟生气,怒瞪他洋哥一眼。


  “还挺凶的哥哥。”洋哥继续演,“哥哥不应该给弟弟点什么礼物吗?”


  弟弟又挠头开始想礼物。


  他把自己的抱枕给洋哥了。洋哥接过来抱住,说:“还不够,哥哥我想要吃糖。”


  弟弟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的糖。


  洋哥歪头很“萌”地看着他,做出一种天真无辜的样子,眼神很真诚。


  弟弟偷偷地看他一眼,有些犹豫。


  


  过了一会儿,他还是把糖给他了。然后他问:“家家酒,怎么玩?”


  其实他玩过,也不是不懂这游戏是什么意思,就是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始。


  洋哥明白,就很干脆地道:“我是爸爸,你是妈妈,我们在一起。”


  弟弟有些不满:“为什么不是我来做爸爸?我比你大!”


  “也行。”洋哥不计较这种事,“你是爸爸,我是妈妈,他们俩,是我们的孩子。”


  卜凡插嘴了:“我觉得你们生不出我这么大个的儿子。”


  弟弟瞪他。


  “没关系。”洋哥回道,“反正你也不是亲生的,是我和小……哥哥从垃圾桶里捡来的。”


  


  卜凡走了。


  


  “那我是亲生的吧?”岳岳过来问。


  “你这长相不像是我们生的啊。”洋哥上下审视他一遍,“我哥哥长这么水灵,我跟他生的孩子肯定比我小弟还漂亮。”


  


  弟弟耳朵开始发红,岳岳朝洋哥比了个大拇指:很会夸,一句话夸了两遍“弟弟”。


  


  岳岳后来又把卜凡给拉回来,他们俩要围观婚礼,还要扮演宾客。


  


  “哥哥我们今天举行婚礼。”洋哥很“软乎乎”地说话。


  弟弟还有点脸红,但他很高兴,拍着胸脯道:“我一定会让我们的婚礼,成为最棒的!”


  洋哥笑着道:“好,我等你。”


  


  这句话是用平日里的声音说的,弟弟又觉得,这个游戏让人害羞。明明是个小孩子的游戏。


  


  他们开始进行婚礼,端着两个水杯,假装在敬酒:“谢谢大家来参加我们的婚礼。”


  


  手拉手,还要鞠躬。


  拉的时候,洋哥整个手掌包住弟弟的,带着他来到旁人面前,仿佛真的是满堂的宾客。


  


  他说:“我们结婚了啊,哥哥。”


  弟弟跟着他念:“我们结婚了啊哥、不是,弟弟。”


  


  洋哥笑,说:“没关系,小弟再念一遍,就按跟我一样的来。”


  弟弟抬起眼看他。


  洋哥很认真地又给他示范了一遍:“我们结婚了啊,哥哥。”


  


  弟弟跟着他,终于把那句话说了出来。


  


  “我们结婚了啊,哥哥。”


  


  4月9日 22:26


  


  工作室老板和新来的实习生。


  


  实习生还没毕业,大一放暑假就过来实习了,年纪还挺小。老板看他青涩的样子,问他都会些什么呀?


  实习小弟有点老实,虽然偷偷瞄了老板好几眼。他坦诚地说:“都不会,但可以学。”


  老板洋哥看了看他,把他留下来:“行吧,打打零碎,看有没有用得着你的地方。”


  反正也就两个月,洋哥也不介意养个闲人。


  


  小孩长得挺好看,放工作室里,应该能激发大家的创作欲,毕竟美好的事物,通常会让灵感诞生。


  ——绝不是因为自己想看。


  


  他的工作室是做服装设计的,专门给模特设计衣服。小孩刚进来时,他还以为是哪儿找过来的模特,让人眼前一亮。可后来细看,不行:个子一般般,身材也不行,小窄肩,仪态更是不像样。


  可笑起来很讨喜。洋哥看着他笑眯眯的样子,望着自己的大眼睛里,还藏了一点羞涩,很让人喜欢。


  他喜欢带点害羞感的孩子,不要太主动。


  


  追求洋哥的人实在很多,他找不到模特的时候,就会自己上,穿着自己设计的衣服,为工作室打广告。经常一上线就被疯狂刷屏,评论里全是想睡。


  虽然他确实是走欲系的,但往往越是这种路线的人,挑选配偶的时候越喜欢对方清纯。


  


  由自己调教出来的“欲”,才符合自己所需。


  


  而小孩子,最符合这种要求。但洋哥并不恋童,所以如今已经26了,还是单身。


  


  “你多大了?”洋哥看看弟弟问。


  “19。”弟弟回答。


  有点小。洋哥漫不经心地想着。不太懂得掩饰,哪有心思正经的实习生这么直勾勾地看着老板的?


  他择偶的标准是22岁以上,是可以肆意调教的年纪。19岁能做什么?才刚刚成年而已。


  


  可实习生还是在公司呆了下来,每天都来得很早。洋哥平时都在工作室里睡的,这里也是他买的房子,一楼做成工作室,二楼是私人居住的空间。


  弟弟每次来的时候他都没起床。


  起初弟弟就在楼下等,他会收拾工作室,把各地方都摆整齐了,然后也会看看杂志,公司的宣传图。大部分时间他都对着洋哥的宣传照发呆。


  他好像是看了宣传照才跑过来面试的,是对照片上的模样,产生了好感吗?


  洋哥猜测。


  后来他让弟弟去喊他起床,或许看见他生活的一面,就不会迷恋他了。以前也有过实习生是这样,见识了他的起床气以后,背起包就跑了。


  洋哥也给弟弟一次机会。


  


  他以为弟弟会很温柔,毕竟他喜欢自己嘛。可谁知道——他竟然拿来了一个吹风机。


  “……你干什么!”洋哥蒙着头大喊,他还从来没被人这么吵过,员工都知道老板起床气可大了,没睡好一天的心情都不会好。


  可这个人,这个实习生,不知天高地厚的,竟敢用这样粗暴的方式——比他喊声更大的是弟弟洪亮的嗓子:“老板该起床啦!”


  洋哥从床上坐起来,用眼神杀死他。


  弟弟天不怕地不怕,大眼睛回瞪。


  


  看谁的眼睛会说话!


  


  后来竟然看对眼了。洋哥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他那天很生气,决定好好“惩罚”一下小孩,就把人抓过来打屁股。他想看看小孩会不会骂他一句“耍流氓”,然后把他推开。或者是顺杆而上,爬上他的床?


  可弟弟的反应让他很意外。


  弟弟没有骂他,也没有爬到他床上,就那样趴在他腿上,被他打了以后,一动不动地,只用双手把脸捂住。


  洋哥后来拉开他的手,发现脸通红。


  


  就是这样一个害羞的反应,害羞得想要把自己藏起来,可又不愿意走。他的眼睛还在看着他,就那样直勾勾的。


  


  看进了他心里。


  


  洋哥觉得自己是成年人,怎么会被一个孩子迷了心窍?这小孩还什么都不会。


  他跟这个什么都不会的孩子,开始谈恋爱了。


  


  实习生暑假结束了,还得回学校。老板后来有空去接他,路过的同学问:“这是谁?”


  弟弟都很规矩地说:“我暑假实习工作室的老板。”


  洋哥瞥了一眼他:“你怎么不说是你男朋友?”


  弟弟脸突然涨的通红,不说话。


  


  洋哥以为他害羞,不好意思说,也没在意。


  可谁知他很久以后听到——


  


  弟弟曾跟班上的同学打过赌,因为洋哥不清楚自己的出名程度,他在弟弟的班上,被列为“最想睡的男人”排行榜第一名。


  弟弟当时一眼就被他杂志照迷倒,信誓旦旦地说:“我一定可以睡到!”


  后来弟弟跟最想睡的男神谈恋爱了,他不敢告诉大家,因为他并没有实现。


  


  ……


  


  洋哥从梦中醒来,呆了呆。一扭头,看见旁边的弟弟。


  弟弟今年17。


  


  4月8日 22:39


  


  “二傻子开心吗?”洋哥放下手机后问弟弟。


  弟弟“呵呵呵”地傻笑一声,抱住了自己的头。这是挨打时常用的姿势。


  可洋哥这次不打他,洋哥说:“学你的英语去,今天不想理你。”


  弟弟呆了一下,还有些不信:“你说了还我十三个晚上的,今天才第二天。”


  洋哥很冷静:“我跟你睡一张床上我也可以不搭理你,你信不信?”


  弟弟发觉了问题的严重,因为他连“小弟”都不喊了,直接“你”啊“你”的。但他还不服气,抗议道:“我什么都没有做!我就喊了两声。”


  洋哥没说话。


  弟弟老实认错:“我下次不喊了。”


  洋哥还是不吭声。


  弟弟闹了,他也有些不知所措。洋哥至于生这么大气吗?跟粉丝聊天重要成这样?连打断都不能打断一下?他都没计较他那些情话了!什么“都得喊我哥哥”,哥哥不是他一个人喊的吗?


  他很气,但又不能对洋哥发脾气,只能跑去找岳岳。


  


  岳岳听完他说的话以后很奇怪:“洋子是这么小气的人吗?是的。”他自问自答,然后猜了一句,“他应该不是因为这个生气的。”


  “他就是!”小弟争辩道,“我今晚就干了这一件事,过去打断他。别的我什么都没干,我自己在那儿说,我又没有爬他身上去。”


  岳岳想了想,他今晚是挺老实的,和洋哥各占一个角落,互不干扰。平时两人坐同一个沙发上可不会这样,早腻到一块儿去了。


  所以他也没有答案。


  


  弟弟看了看卜凡,觉得他更不会有。可卜凡偏偏自己说了。


  卜凡说:“他在吃醋。”


  “吃什么醋?”岳岳和弟弟同时疑惑,两人一起抬头看他,神态一模一样,把卜凡给逗乐了。


  “你俩可真不愧是……”他笑道,没说完,又转过话开始解释,“他就是吃醋了,小弟今晚说了不少情话对吧?对着粉丝们。”


  “不就是应该这样吗?”弟弟一脸理所当然的诧异,“我们今晚,不是专门干这个事的吗?”


  “是,是。”卜凡道,“可你一个未成年,合适吗?你撩人,那像话吗?”


  “未成年怎么了?我也是男人!”提到这话题弟弟就炸了,因为他以前学着撩洋哥的时候,洋哥就回应他:没成年不要来撩我,等小弟长大点再说,嗯?


  弟弟觉得很不满,成不成年这么重要吗?连撩人都不可以了?


  卜凡沉默了几秒,盯着他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,点头,敷衍:“是,能撩,你自己撩去,我们要干点成年人该做的事。”然后把岳岳拉走了。


  弟弟气急。


  


  后来他回到沙发跟前,洋哥并没理他。弟弟觉得很委屈。


  


  “你们都不爱我了。”


  他觉得很孤独、寂寞、空虚,想开始写青春疼痛小说。


  


  洋哥突然乐了。洋哥笑着看他。


  弟弟瞄了他一眼,不吭声。


  洋哥继续看。


  弟弟忍不住,又扑倒他怀里了。“呵呵。”又开始傻笑。笑得像个二傻子。


  


  “二傻子诶。”洋哥喊道。


  弟弟撅了下嘴,拿手指戳戳他胸口。


  “你答不答应?”洋哥开始催了。


  “哼!”弟弟很不满意,反驳他道,“我不是二傻子!”


  洋哥问:“那你是什么?”


  弟弟说:“我是你弟弟!哥哥只有我能叫!”


  “可是小弟今晚不听话。”洋哥终于又喊他小弟了。


  弟弟说:“我听话。”


  洋哥放在沙发上的手顿了一下,摸上了他的头。


  


  小弟说“我听话”的时候,其实有一点撒娇,让人觉得很乖。


  


  洋哥不动声色地回味着,又继续质问道:“小弟今晚撩了多少妹子,嗯哼?”


  弟弟语气快且急地道:“我都是跟你学的!明明你最会撩!你才是对不起我!罪魁祸首!”


  “那哥哥跟你道歉。”洋哥很快接道,“哥哥错了。”


  “……”弟弟有点懵。


  


  所以他也应该道歉吗?


  


  “我、我道歉。”弟弟最后道,虽然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。


  洋哥听了后道:“小弟道歉的这个语气很没有诚意。”


  “我有!”弟弟连忙喊,“我很认真!”


  “怎么证明呢?”洋哥问。


  弟弟开始认真地想,说:“我把我的糖给你一颗。”


  洋哥没说话。


  “给你三颗!”弟弟把心一狠。


  洋哥:“嗯哼。”


  “都给你!”弟弟终于豁出去了,满腔都是爱的舍弃。


  


  洋哥终于忍不住了,一把将他捞进怀里来,在弟弟很茫然地看向他时,捧着弟弟的脸问:“我小弟怎么这么可爱?”


  弟弟呆滞三秒,然后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”地开始掐他。


  洋哥顺势躺倒在沙发上,让弟弟坐在身上闹。最后闹出了一身的汗,弟弟终于停下来歇歇。


  


  “开心吗?”洋哥这次温柔地问。


  弟弟点头,又开始恢复之前的傻笑。


  


  “二傻子。”洋哥又念叨一次,但这次,语气非常亲昵。


  他说:“我怎么这么喜欢我弟弟。”


  


  弟弟呆了一呆。


  


  “我也喜欢哥哥。”


  


  4月7日 22:12


  


  “小弟你为什么要用毯子把自己跟你洋哥包起来?”文哥很诧异地问。


  弟弟回答:“因为我冷啊。”


  “冷你穿衣服不就完了吗?”洋哥开口,还催促,“快去穿上,顺便把我衣服也拿来,小弟。”


  “我不去!”弟弟很凶地回答,用毯子更紧地围住了他,还把两人身前给打了一个结。


  洋哥由着他闹,也没有再说什么。


  其实弟弟还有点矮,洋哥被他拉着,身子得向一边倾斜。


  可弟弟就喜欢这么着说话,还靠在他肩上。


  


  弟弟回来变得很黏人,也难怪他这样,毕竟在节目里得处处提防,有很多事情不能做,也不能太过亲密。回家了就好了,虽然也有摄像头,但文哥可以选择放,或者不放。


  总之没有束缚。弟弟连胆子都大了起来,还敢打他,大声喊听他说话。


  


  节目里他可不敢这样,节目里弟弟很乖。


  洋哥曾看了一个很奇怪的说法,说弟弟在人前很凶巴巴的,却在他面前变成一个小可爱。


  洋哥觉得这是胡说,小弟跟自己这儿才凶呢,整天地大喊大叫的,一点也不尊重哥哥。


  洋哥看见了一个配图,当时他在看别人,弟弟眼神犀利。后来他转过头,弟弟的眼神瞬间变得柔和。他把这个图琢磨了很久:小弟还有这样的一面呢?


  可他在家里,一点也不“柔和”。小弟是霸王的小弟。


  


  “你今晚跟我睡!”弟弟提出了他霸道的要求。


  岳岳不乐意了,说:“儿子,跟妈妈抢男人,是不对的,妈妈要打你了啊。”


  弟弟盯一眼卜凡,喊:“凡哥,上!”


  “去,你让他去,我早就不想要这老男人。”岂料卜凡心中有气,很不配合地就走了。


  “你完了。”弟弟看着岳岳说,“我凡哥生气了,你把我凡哥惹生气了,我凡哥最近可不好惹了。”


  “生气怎么着?他还骂我老男人呢?”岳岳嘴上反驳,脚却很快迈出去了,跟上卜凡。


  


  屋里就剩下两个人,弟弟盯着洋哥,目光犀利:看你怎么回答。


  洋哥苦口婆心,循循善诱道:“弟弟你还小,你看,粉丝还给我寄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呢。”


  “那是让你不要揍我!”弟弟吼,在沙发上开始跳着,“你天天打我,就知道家暴我。”


  洋哥心中一哼:别以为我不知道啥意思,那些信我可全都看了。现在的粉丝,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,太社会了。


  


  “也行。”洋哥最后妥协道,“可以睡一晚上。”


  “起码得睡一个月!”弟弟狮子大张口。


  “一个月你疯了吧?”洋哥喊,“你当我不是男人吗,小弟?”


  弟弟顿了顿,又变得很委屈:“那起码得半个月吧?我们分开了有十二天,有半个月没见面了。”


  “那就十二晚。”洋哥果决道,“还你十二个晚上。”


  “可见面的第一个晚上彩排到了两点,回去都没睡几个小时。”弟弟还在挣扎。


  “那就十三个晚上。”洋哥这次很大方,“我答应你。”


  


  弟弟很高兴,跑出去告诉岳岳这个好消息。


  岳岳正跟卜凡在卧室里,卜凡咳嗽两声,脸别过去。岳岳也舔了一下嘴,问他怎么了。


  弟弟跟他讲述一番。听完后岳岳的目光很奇怪。


  


  岳岳说:“是这样啊儿子,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。我们说好要帮你补习英语,本来呢,是想让你跟我睡,凡子和洋子睡客厅。现在你要跟洋子睡了,那正好,把洋子的英语也补一下吧。”


  “我可不一样啊。”洋哥很适时地跟过来开口,“我随便学学就行,主要还是监督你。”


  弟弟炸了:“我为什么要晚上学习?”


  “因为你白天要上课啊。”岳岳很理所当然道,“我们白天都要上课,跟以前一样。”


  


  弟弟蔫了。他闷闷不乐地回到客厅里,坐在沙发上不说话。


  本来还想谈个恋爱,这年头,谈个恋爱可真难。他洋哥,就真的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?都不愿意亲亲碰碰搂搂抱抱吗?一天到晚地,除了牵手,什么事都没干过。


  躺一张床上多好啊,他还是怀念在节目里的日子了,好歹还在一张床上睡过。


  虽然就那么几次。


  


  洋哥走过来,在他旁边坐下。


  弟弟有点不开心地问他:“那你干嘛还答应跟我睡十三个晚上?不跟我睡岂不是不用被抓来一起补英语了?”


  “学学英语也挺好的,她们说我的发音不标准。”洋哥解释。但他又笑了笑,手伸过来放在弟弟头上,“我也想,跟小弟多亲近亲近。”


  


  节目里比以前,多接过几次吻。以前是没有尝试的,这些日子里,倒也算尝了新鲜。


  有些时候,他怎么会没有感觉?他甚至比少年人更加敏锐,也更加有需求。


  但他知道,得慢慢来。


  


  “慢慢来吧。”他对弟弟说,“有时候走慢一点,才能走得更长远一些。”


  弟弟靠在他肩上,说:“行吧。”


  


  “但我还是想。”他又抬起头,朝洋哥凑过去。


  


  “亲你。”


  


  4月7日 16:09


  


  “第一次跟喜欢的人在一起……”


  


  弟弟在那一刻有些慌乱,但好在稳住了。他说的这句话,在他心里已经想了好久。


  他说:“我想跟喜欢的人,一起站在舞台上。”


  


  很久很久以前,洋哥就对他说过,在他刚对洋哥表白的时候。洋哥说:“这条路没有这么好走,你和我,我们,都是要出道的。”


  洋哥想趁弟弟还小,可能不是真喜欢,就劝诫他,把苗头掐掉。


  可是弟弟说:“我知道,我、我就是想告诉你。”弟弟有一点结巴,他很紧张,但还是把话说了出来,“我不会公开的,也不会告诉别人。我不是要你怎么样,就自己的时候,在一起就可以了。”


  他说不清楚太具体的东西,因为他没有谈过恋爱,也不懂谈恋爱的流程,到底会做哪些事,只能猜测会发生什么。


  洋哥的顾虑,他可以理解,他也没有想要公开,要昭告天下。


  他只是想,他喜欢他,真的很喜欢,想告诉他。


  洋哥不答应也可以。


  


  洋哥没有不答应,洋哥后来带他去了自己学校,给他讲了一些事情,帮他最后一次确定,是否真的要在一起。


  弟弟很坚定,他向来都是很有自己想法的人,他说:“我确定。”


  


  那么就尝试在一起吧。洋哥也不是没有感觉,韩国那一趟回来,弟弟真的很让人惊艳。小孩子五官长得这么好看,挑不出一点瑕疵。他甜甜地对着你笑时,他睁大眼睛望着你时,眼底藏着爱意,那么直接,那么明显。怎么能不心动?


  洋哥也是喜欢他的,很喜欢。只是他更加理智。


  可既然决定了,再也不会推脱。洋哥开始像对恋人一样对他,比同事的感情,比哥哥对弟弟,更多了几分亲密和体贴。很多肢体语言,是朋友不会有的。弟弟也越发安心起来,却又有更多的期望。


  


  他说:“我们能一起出道吗?”


  洋哥说:“能。”


  弟弟问:“我们以后,就很久很久以后,能站在那个地方,说破一切吗?就站在最高点的时候,没有人可以再对我们质疑。”


  洋哥没有正面回答。其实不管人站在多高的位置,都永远会有人质疑的,甚至越高,质疑的方式越极端。可他不想给弟弟泼冷水,就换了一个角度说:“等几十年后,小弟没这么好看了,大家就不会关心了。谁会关心一个老头子喜欢谁?”


  弟弟抿着嘴笑,又偷偷拿大眼睛瞄他:洋哥这是承诺了以后吗?到老了也要在一起?


  洋哥握住他的手,前行的脚步还很年轻。


  


  “第一次站在舞台上。”弟弟说。


  


  弟弟在接受一段采访,这个节目结束了,总有些话,必须得说。


  他说的时候有些顺了:“这四个月产生了太多的第一次了我感觉,第一次站在舞台,第一次跟喜欢的人站在一起……”


  


  弟弟突然慌了神,好像突然说漏嘴。没关系,还可以弥补,他又说:“第一次,跟喜欢我的人……”


  


  其实喜欢我的人,也有洋哥吧?他忍不住偷偷地想,只是不知道洋哥回去,会不会打他?


  


  洋哥没有打他,洋哥拉着他的手说:“小弟也是我喜欢的人。哥哥也是第一次跟喜欢人站在一起,站在舞台上,是小弟给了我勇气。”


  


  他很认真,看着小弟。


  


  “谢谢你。”


  


  4月7日 01:32


  


  牵手和擦眼泪都很甜,但特别特别戳我心的,是洋哥那边那个视频里:洋哥一开始上台就在找弟弟,张开双手等着抱弟弟。然后弟弟被人截胡了突然,他就停在那里,手收了一些,但也没全收,还维持着要抱的姿态,在哪儿等着。等弟弟和人抱完,他马上就走过去。


  他抱弟弟分了几个阶段,一开始是抱住,安慰。抱完了本来要分开了,但他又再抱了一次,后来看弟弟情况,抱了第三次,然后才分开。


  紧接着琳琳过来了,洋哥在旁边看着,不知道他要抱谁,后来琳琳抱了弟弟。


  洋哥在旁边看了好几眼,手还一直准备着,等他一放开,马上搂着弟弟了。就握着弟弟的腰,然后转到正面看弟弟,发现弟弟还在哭,就上手去给他抹眼泪。眼泪也抹了两次,后来准备想再抱他,卜凡他们来了。就成了四个人的拥抱。


  后面还有弄弄的事情,弄弄过来找洋哥,他自然是想抱的。但洋哥这次很明显,心思真的在弟弟身上,后来松开四个人的怀抱,也是先去想拉着弟弟,后来才看到对方,和对方拥抱。


  他被对方抱起来一会儿,这时候弟弟是一个游走的状态,他仿佛在神游,可能已经哭懵了,就不知道该干啥,游走,走着走着要走远了,洋哥伸手把他拉住。


  洋哥把他拉住这个地方,是真的很明显能体现他的心思一直在弟弟身上。他今天全程注意弟弟,心思一丁点都没有分给别人。


  


  以前我们总是开玩笑,说他有好多弟弟啊,他总让弟弟吃醋什么的。可今晚这个场合,真的太能体现他的心意了。从上台到拉着弟弟走,他真的把全部的注意都放在弟弟身上了,甚至连转身走的时候,要先用另一只手拉着弟弟,才松这只手去搂弟弟的肩。


  这是他真的,毫不顾忌场合,顾忌他人,所表现出来的爱意。他真的很纯粹的,在他心里,只有弟弟。没有什么比弟弟更重要了,弟弟哭了,就是天塌下来的大事。


  他得顶着天,得拉着他的手。


  


  他是爱他的。绝不会有什么单相思之类的事。


  


  而有爱的人,心中必然有一片光的存在,能照亮周围人的未来。


  


  前途必可期。人心永不散。

洋灵段子集(2018/04.21-至今整理)

莫莫扎他:

  >>《偶像练习生》木子洋X灵超


  >>洋灵中心,有稍微的长得俊设定。补档第二弹,9.8K字+




  No.01 天南地北


  


  “你知道你哥哥们现在在干嘛吗?”突然有工作人员问。是跟他们很熟的人,有时候会跟他们聊几句,告诉他们一些有趣的事。


  弟弟说:“在国外玩。”


  “他们已经回来了。”工作人员告诉他,“刚刚两人都发了微博,你要看一下吗?”


  弟弟点头。


  工作人员就给他看了。先看见队长的,还觉得没什么,就心里嘀咕了一下他又穿洋哥衣服。可毕竟是妈妈,他总不能连“家人”的醋都吃。


  后面看见洋哥的,他就炸了。


  


  他先是愣住,眼睛睁大,视线变得呆呆的。过一会儿反应过来,朝工作人员问道:“我拿过来看一下,行不?”


  工作人员把手机递给他。


  弟弟把图片点开,放大,心里开始冒火。


  


  但他压抑着,一路憋回了宿舍。


  


  宿舍里尤长靖正在叠衣服,他刚从林彦俊那儿回来,心情还很好,口里头哼着歌,见弟弟怒火冲冲地进来,问他:“怎么了?”


  


  弟弟很气地踢了一脚床柱子,回答:“他欺负我!”


  尤长靖很关切地问:“谁欺负你?”


  弟弟说:“我洋哥欺负我。”


  尤长靖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
  


  弟弟把事情跟他说了一通,然后道:“今天是第10天,我们分开10天没见面,他跟队长出国,在外面玩得特别开心。我今天一个人,看着你们秀恩爱!”


  怎么火气又转到我身上?尤长靖在心里问,又很无奈地安慰他:“所以我让你站我跟林彦俊中间啊,怕你感到很孤单。可是你到底为什么突然生气?”他还是不懂,“因为他突然发微博吗?”


  


  弟弟半天没吭气,过一会儿才道:“他!引诱我!”


  尤长靖“噗”地一声笑出来:“你在说什么啦?怎么会?他都不许我们跟你讲那种话题。”


  因为林彦俊偶尔会开车,洋哥跟他特意叮嘱过,不许在弟弟面前提到那些话,他跟尤长靖吐槽过这件事。


  “保护得太好了。”林彦俊说。


  


  这样的人,怎么会突然做出这种事。


  


  “我洋哥就是引诱我!”弟弟坚持道,还给他描述了一下那两张照片。


  尤长靖听了道:“我觉得还好啊,都有穿衣服,那应该就没什么。林彦俊裸——”他突然捂住嘴,含糊过去,“就我觉得也没什么啦!”


  弟弟自顾自道:“我洋哥以前不会这样的,我跟他在一块,他都禁止我看他以前当模特时拍的一些照片,也不会这样穿衣服,在我面前不会。”


  “所以他现在是在外面,不在你面前啊。”尤长靖道,虽然不太懂他的脑回路,但还是很友好地劝慰道,“你不要想那么多哦,快去洗澡睡觉吧。”


  


  弟弟觉得他不懂自己,他太单纯了,他得找个不单纯的。


  他就去找了林彦俊。


  


  林彦俊本来正在洗澡,弟弟拖着尤长靖一块儿去,把他从浴室里硬生生地催了出来。


  林彦俊的脸很黑。


  但弟弟实在想搞清楚自己的感觉,就仗着和尤长靖关系好,把事情又复述了一遍。


  林彦俊听完盯着他。盯了很久以后,他对尤长靖问:“我是不是不可以对他讲有关‘生理’方面的问题?”


  “生、生理方面应该还好吧?”尤长靖不太确定国内的教育情况,“初中生不就应该上生理课吗?”


  林彦俊停顿了一下,斟酌着开始教育,用很正经的语气:“你知道男孩子,都是有很正常的生理反应的,你17岁了,应该懂是不是?”


  弟弟点头,17岁的男生,正常都经历过发育期该有的事。


  “所以你看到照片后的想法,都是你很正常的反应。当然我觉得你可能也没想太多,你说的‘引诱’,具体是什么意思?他引诱你做什么?”林彦俊问。


  “亲他!”弟弟回答,“如果我洋哥就站在这里,我会想亲他,抱着亲。”


  “然后呢?亲他,还有什么?”林彦俊继续问。


  弟弟就茫然了,左顾右盼开始想:还能有什么?


  


  林彦俊看他的样子就懂了,拍拍很担心的尤长靖,告诉他没事,又朝弟弟道:“那你很正常,你觉得是引诱,没有错。”


  “哦。”弟弟点点头,有点开始忘记一开始气的是什么事了,就只是想:所以洋哥就是在引诱他?可洋哥为什么要引诱他?


  


  他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。


  


  林彦俊急于重新回到浴室,把准备溜走的尤长靖也抓了进去,边摆手道:“说明他在想你,你看了照片以后想亲他,那他应该也想亲你了。”


  


  弟弟觉得很满意,脚步欢快地走了。


  


  而另一头。


  


  洋哥靠在沙发上,胸口的扣子全部解开,露出腹肌,很惬意地喊:“没有小崽子的日子,终于可以随意了!”


  


  No.02 刺激的游戏


  


  “洋哥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。”弟弟拿着平板过来说。


  “嗯?”洋哥凑近他,看是什么游戏。


  弟弟给他展示了几张图,就是一个人站着,把另一个人手倒抓着,然后把人从底下翻过来。


  看起来就像很正常的打闹,洋哥就说:“好。”


  两个人开始在客厅里尝试起来。路过的队长瞧了几眼后道:“儿子,你这是得手了?”


  弟弟有些心虚,不太敢看他,只是抓着洋哥胳膊道:“没有,就随便玩的。”


  队长没多说,走了。


  


  后来凡凡也走过来,脚步停顿道:“你们这是……”


  他有点迟疑,似乎是很困惑。


  弟弟很害羞地笑了一下,不敢解释。


  好在凡凡接着也走了。


  


  游戏过程中被围观了好几波,因为这个游戏也不是很容易,两个人要配合,洋哥怕拉疼他,一开始也很小心翼翼。


  可后来就把控住了,还觉得挺好玩,把弟弟托在怀里。


  他仿佛以为这是在举高高,最后把弟弟托得很高,自己脑袋只停在弟弟胸口的位置。


  


  弟弟偷偷往下瞄他,眼神闪烁,不知在想什么。


  洋哥笑问:“好玩么小弟?”


  弟弟说:“好玩。”


  他又拉着洋哥来了几回,好像真的很喜欢这个游戏,每次都有一点意犹未尽的感觉。


  


  凡凡第二次路过的时候,朝队长喊:“我们也试一次行不?”


  队长说不行,因为他有预感,绝对是他站着翻凡子。


  他觉得很要命。


  


  弟弟和洋哥又来了几次后,终于不好意思了,没再要求继续,虽然他看起来还是有些遗憾的样子。


  洋哥好像没察觉,只是说:“还真挺有意思。”


  弟弟看着他,笑了笑。


  洋哥说:“小弟身上挺香的。”


  弟弟愣了愣,想到他刚才把头埋在自己胸口,又觉得很开心。


  洋哥还说:“小弟屁股还挺好托。”


  弟弟傻乎乎地回他:“你又不是没打过。”


  洋哥笑。


  


  过了很久洋哥才突然说:“小弟,我们再来一次吧。”


  弟弟不懂他为什么,他都打算离开了,准备下次再接再厉。可是洋哥这么说,他也就同意了。


  两个人再来一次。


  洋哥从后面抓住弟弟的手,把他整个翻过来,然后抱住,再往上托起来。


  他之前每次都托得很高,弟弟就下意识搂住他脖子,往上面抬起身子。


  可是洋哥说:“下来一点。”


  弟弟不解。


  洋哥又说了一遍:“你下来一点。”


  


  弟弟竟有些期待。他挪下来一点,跟洋哥平行。


  


  洋哥先问了他一个问题:“小弟,这游戏是你自己想玩,还是谁让你来跟我玩的?”


  “我自己。”弟弟结结巴巴道,“就、就在网上看到的……”


  


  情侣游戏。他没敢说。


  


  “那你闭上眼睛。”洋哥终于说了这句话。


  


  弟弟如愿以偿地闭上眼,心非常期待,扑通扑通跳。


  


  “我听到小弟的心跳声了。”洋哥突然道,“让哥哥我再听一下。”


  弟弟茫然地感觉到自己又被他举起来,睁开眼,看见还是把头埋在自己胸前的姿势。


  


  “……”他觉得还是自己想多了,洋哥真的不会玩这个游戏。


  


  可是下一秒,洋哥突然松手。


  


  弟弟身体往下坠,条件反射要喊出声的时候,被他堵住了嘴。


  


  No.03 吃醋


  


  “小弟我跟你说个事。”洋哥早在事情发生之前就和弟弟打招呼了。


  弟弟当时正在训练室里练习,听到他说,就扭头过去看他。


  洋哥对他招了招手,弟弟就跑过去,跪在他膝盖上,问他怎么了。


  洋哥说待会儿他要演一出戏。


  弟弟问:“什么戏?”


  洋哥没有回答,而是先指了指不远处李小侃,说:“跟他演。”


  弟弟还没有意识到问题。


  洋哥也不好多说,只告诉他:“你记得是演戏就够了。”


  他还说了句“乖”。


  弟弟就没当回事了。本来他也不太会放在心上,这里没有那个小孩,其他人他都还没想过会有什么关系。


  所以当那一幕发生,他其实是有一点懵的。


  他往那边看了一眼,再回过头,脑子还没有彻底转开。


  


  李小侃……跟他们很熟吗?


  ——这是他第一个想法。


  


  大家在这里呆了很长时间,基本上也算全都认识,但还是会有熟不熟之分。他印象中李小侃,跟他们没有特别熟。


  怎么突然就……能亲密到这种份上了?


  


  弟弟在第一瞬间是懵,然后是不爽,再后来这种不爽达到极致,他又开始安慰自己,找回理智。


  是了,洋哥说了,是要演戏。


  可是演什么戏?为什么要演戏?他们是来当练习生又不是演员,有什么戏好演的?演给谁看?屏幕前也没有人想看你们演戏!要表演……这些,还不如跟我演。


  


  弟弟是懂营业这个概念的,在摸箱子那个环节的录制中,工作人员和他们打了招呼,说可以亲密一点。弟弟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说法,因为前段时间,一直让他们不要太亲密。


  当然是队长说的,制作方倒一直没有说什么。


  节目是和队长凡凡一起上的,他还问了队长行不行。


  队长说没事。队长说:“还有个小孩会一起,我看你就算忍,也忍不住。”


  队长真的是了解他,弟弟在那场节目录制中,抓着他洋哥不肯放。


  当然洋哥胆小,在这种“可怕”的时候,也肯定抱着弟弟不撒手。


  


  可今天这个情况就很难解释了,没有人跟他说,需要营业。那洋哥到底在干什么?


  


  弟弟憋着一口气,后面整个训练过程中,都没有再搭理洋哥。


  


  “我就知道小弟会生气吧。”角落里洋哥和李小侃偷偷摸摸道。


  “好啦好啦,谢谢你。我就只能找你最合适。”李小侃道,“因为别人他可能不会问,你跟他现在玩的好,他还可能对你套几句。你知道的,社长这个人,平时可冷淡了。我跟罗小正天天坐一起,还搭着肩,他都绝不会过问一句,郁闷死我了。”


  “男人有时候憋在心里。”洋哥最近跟毕社长是很熟,可确实从没听他提起过李小侃,要不是李小侃找上来,他还不知道。


  “我总得知道他是什么想法嘛。”李小侃坐在地上,看向弟弟,“你们这样多好啊,小孩都不懂藏情绪的,醋也吃得那么明显,真可爱。”


  “那是。”洋哥一扬下巴,得意道,“我小弟,自然是最可爱的。”


  


  可惜最可爱的弟弟,到晚上回宿舍,也没有理他。


  


  No.04 一点分析


  


  洋哥最近变得很黏弟弟。他从节目里回来以后,就有很明显的变化,对弟弟比以前好了很多。


  当然不是说他以前有多不好,而是变得更宠爱了很多。


  可是宠爱归宠爱,他开始黏上弟弟,还是让大家都有些意外。


  


  “洋洋你不怕了?”明辉最先发现这件事情。其实弟弟也发现了,但弟弟只会有点疑惑,然后很高兴地就接受了,并不会想太多。


  可明辉作为弟弟的“监护人”,得问清楚。免得儿子以后受了委屈,还得找他这个妈妈哭。


  弟弟以前就曾经委屈过,洋哥跟别的弟弟说话,不理他,连他棒棒糖都嚼完了也不来哄他。弟弟可生气了,又很委屈,跑到明辉后头“妈妈,妈妈”地叫。


  明辉一边“诶”,一边听他诉苦。


  后来明辉去找过洋哥,洋哥说:“我能不能有点自由空间了?凡子还老找别人玩呢,你先管他去。”


  


  听起来像个渣男。可事实上,是洋哥那段时间,故意冷落弟弟的。他后来也找明辉诉过一次苦,说:“我现在老想抱着小弟怎么办?”


  明辉就说:“那你就抱着啊,他又不是不让你抱?”


  洋哥说:“不行,抱着抱着,就容易想些有的没的。”


  


  尤其是弟弟在他怀里时都特别乖巧,一点也没有别人面前炸毛的样子。他软软地窝在怀里,还常常扭头,大眼睛看着他。


  洋哥望回去,他就对着洋哥笑。


  笑得傻乎乎。


  


  洋哥觉得,得让他离自己远点,而且他气呼呼的样子,也很可爱。


  


  明辉找到了洋哥,问他:“怎么现在不怕了?不会想着有的没的了?”


  洋哥回他说:“想。但有的没的就有的没的吧,我该搂就搂,该抱就抱。”


  


  他最近经常把弟弟抱在怀里,拍照的时候,要搭着肩,要把人搂着,要手环着腰。坐着的时候,也要把人搂着,搂在怀里。


  


  弟弟没有想太多,但他开始肆无忌惮了,对洋哥直呼其名,说:“李振🐏,你是不是开始喜欢我了?”


  洋哥回答:“我什么时候不喜欢我小弟了?”


  弟弟笑,又说:“那你给我买糖去,快去,买买买!”


  洋哥一听,把钱包往地上一扔:“自己看看,里面还有多少钱?”


  弟弟:“……”


  


  弟弟觉得他的改变,并没有什么用。


  


  No.05 漂亮姐姐


  


  “表示已经听了漂亮姐姐和他吃饭一千八百次……”


  


  洋哥终于爆发了,他对着弟弟道:“你很想要漂亮姐姐是吧?那你找姐姐去,别来找我了。”


  自从大厂回来以后,洋哥对弟弟已经很好了,从来都宠着他,由着他,不打也不骂。弟弟飘到他头上去了,他还忍着。他觉得小孩辛苦,一个人孤零零的,爸爸也不理他。


  他缺乏父爱。所以洋哥就像一个父……兄长一样,给他温暖。


  他抱抱小孩,希望他能觉得暖一点。


  可小孩越来越无法无天,已经完全不把他心情放在眼里了。


  


  弟弟今天一直说:“你用我的主题,来录一次视频。”


  洋哥说:“一边去,我不是你的漂亮姐姐。”


  这句话已经很嘲讽了,可弟弟好像完全没听懂一般,还在叫:“你来录一个,给别的漂亮姐姐听。”


  洋哥觉得他疯了,这孩子脑子已经不清醒了。


  


  “你是挑战我底线是吗?”洋哥问。


  一遍又一遍的,当他不会吃醋吃吗?还把“姐姐”摆台面上来了,让他看,是要一边撩姐姐还想一边要哥哥吗?


  洋哥很生气,在濒临爆发的边缘。


  


  可小崽子不知死活,硬是要他来录一个,把手机怼到他前面来,说:“笑。”


  


  呵呵。


  洋哥翻了个白眼。


  


  “你这能看吗?”弟弟盯着他录的大白眼视频,“我笑得这么好看,这么可爱,你大白眼。”


  洋哥很认真地盯了他一会儿,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懂还是怎么回事?以前也没见他这么迟钝的啊?真的是看不出来他在不爽吗?


  可弟弟锲而不舍,继续追着他:“再来一个,笑。”


  洋哥扯着嘴角,僵硬地挤出一个笑容。


  


  弟弟有些无奈地探过去看了一眼,很不开心。哼。但算了,这个男人就是这么难搞。


  他录完这个视频,让洋哥发小红书。


  


  洋哥真的要爆发了,在小红书上写下“表示已经听了漂亮姐姐和他吃饭一千八百次……”这样的字,表示内心的不爽。


  


  可弟弟笑嘻嘻,后来也跑去发了一个朋友圈。朋友圈里也是这个视频,可弟弟配字说:


  


  “漂亮姐姐可以请我吃饭吗?我要带这个哥哥一起去,他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人,带给姐姐见证一下哦,希望可以得到姐姐的祝福。”


  


  ……


  


  洋哥后来看到了。但他当时已经没忍住揍了弟弟一顿。


  所以,他又打了第二顿。


  


  不过这次打完,没有回自己的房间。


  


  No.06 争宠


  


  “洋哥洋哥,我和我弟弟谁更好看?”


  弟弟一开始问这个问题的时候,洋哥还笑着说:“你就是小弟了,还哪里有弟弟?”


  弟弟说:“有的呀。”把自己照片给他看,并且指着照片说,“快说,哪个更好看?”


  洋哥自然懂他的套路,就说:“肯定是你最好看。”


  谁知弟弟不满意:“你不爱我。”


  “我怎么不爱你了?”洋哥不服气,“我说了你最好看,在我眼前的这一个。”


  弟弟说:“你只喜欢现在的我,不喜欢以前的我。”


  洋哥:“……”


  


  后来洋哥说:“两个都好看,都是我小弟。”


  弟弟喊:“不行!你怎么可以想有两个弟弟?只能选一个。”


  


  洋哥后来就选:“照片上这个,因为问我问题这个太烦了。”


  弟弟就跳他身上去掐他:“你居然说我不好看?你再看看,不好看吗?”


  洋哥认真地看了他一会儿,说:“好看。”


  弟弟就继续问他:“哪一个更好看?继续选。”


  


  洋哥不胜其烦,后来看到这个问题就躲。


  


  弟弟后来还在问,洋哥就说:“哪个都一样,不都是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?不都是我养的?不是都花我的钱?”


  弟弟觉得很有道理,就不再对着他问了。


  这问题后来被拿来问粉丝。


  


  洋哥就回答:“都要用我的 。”


  


  No.07 小段子


  


  一


  


  “对于这个人我不想有任何评价。”


  弟弟一脸嫌弃地说。


  


  洋哥问:“所以你不想我是吗?”


  弟弟:“不想。”


  洋哥:“那是谁在我走后哭了的?”


  弟弟:“不是我。”


  洋哥:“谁一见到我就不说话的?也不下车,跟我赌气。”


  弟弟:“我不知道,我没赌气。”


  洋哥:“谁像小孩子一样哭的?还要我帮他擦眼泪。”


  弟弟:“别人也哭了,好多人哭了。”


  洋哥:“谁穿我衣服了?把我穿过的衬衫穿在身上?”


  弟弟:“我帮你洗衣服,你穿了的衬衫不洗,我穿一次,好顺便帮你洗掉。”


  洋哥:“谁非要我说他好看的?”


  弟弟:“我不好看吗?这跟想你有什么关系?”


  洋哥:“好看才会想啊,不好看谁想?”


  弟弟:“不是我想你吗?”


  


  弟弟被他绕晕了。


  


  洋哥确认:“你想我是吗?”


  弟弟说:“对啊。”


  


  洋哥: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


  


  二


  


  “弟弟,你喜欢猫吗?”


  “喜欢。”


  “那你以后有自己家了会养吗?”


  “不会。”


  “为什么?”


  “因为我洋哥会揍它。”


  


  三


  


  “今天就让你知道你洋哥的厉害。”


  “我还是等成年了之后再知道吧。”


  


  四


  


  “游戏和女朋友必须选一个。”


  “我的眼里就没有游戏,只有你。”洋哥对着弟弟说。


  


  五


  


  “我亲爱的洋哥哥。”


  “谁是你洋哥哥?你不是说你不想我的吗?”


  “你以为我跟你这快两年了。”


  “哪有两年?我答应你表白还不到一年呢!”


  “我不知道你想干嘛呀?”


  “我想干嘛?”


  


  “想我。”


  


  No.08 喜欢


  


  喜欢一个人,有时候最大的成就,不是对方回应了这份喜欢,而是他清楚,这份喜欢的每一处真实存在。


  


  “谁最黏你?”


  “小弟。”


  


  洋哥心里是清楚的,他什么都知道。


  


  “小弟最爱吃醋。”


  


  他吃起醋来,让他都受不了,所以才会说“妈呀”。因为有时候不想太放任,所以在弟弟翻起了白眼时还一如既往地和别人说话,被别人提醒了,也没有去配合弟弟。


  


  “我小弟很喜欢我。”他知道。


  


  “很需要我。”


  


  在最后的舞台,他明明都上去捧着他的脸,给他擦眼泪,全程都牵着他,却还是说:“没有安慰。”


  


  因为那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经历,不应该被反复诉说。他知道那时候弟弟是很难过的,他都哭懵了,小孩子太难过了,所以他才会一上台就直奔小弟。


  他知道弟弟,很需要他。


  


  不是安慰。


  


  是他了解对方的需求,所以填满了这份需求。这不是安慰这么简单。


  


  他了解弟弟的一切。小孩子哭的时候是没有那么多理由的,他有可能只是单纯的发泄。他不高兴了,所以想哭。他难过了,所以会哭。


  他可能不是有什么特别需要人来开解的经历,他不是走投无路所以哭,不是遭遇了重大背叛,不是想要改变生活。


  安慰,只是一种开解。


  他要的,却是一种呵护。


  


  只要抱着他,只要牵着他,他就能高兴了。


  


  所以小弟后来破涕为笑,并不是被安慰了,而是满足了需求。


  


  弟弟为什么这么喜欢洋哥?洋哥心里不知道吗?


  他知道。但他放任了,放任自己的温柔,全部满足在这一个人身上。


  


  洋哥是一个懂得拒绝的人,别人喜欢他多年,他会温柔地回复,拒绝对方。


  别人给他发微信,他可能不会回,面对直白的文字,他可能还会说:“这样不好吧,弟弟。”


  潜台词是:别再发了。


  


  他会拒绝,并不会肆意地享受他人的喜欢。


  可他面对弟弟,就是很不一样。


  


  他知道弟弟喜欢他。


  他全部都接纳了。


  


  这是另一种告白的方式:把每一份爱,都放进自己生活。


  


  No.09 小问题


  


  “如果你再这样我就亲你哦。”


  可能在干什么坏事,对方听了以后,停顿一下,然后干得更欢了。


  


  这个段子如果改成“揍你”,可能就会变得有效果,对方就不会干了。


  


  可放在洋灵身上——


  


  “你再叫老公我就亲你!”


  “老公!”


  “你再叫老公我就揍你!”


  “老公!”


  


  ——叫得更欢。


  


  那么请问有什么办法,可以真的治得住小弟?


  


  No.10 老公


  


  洋哥的本质,其实是一个很暴躁的人。如果小鹅闹事,他可能会按起来揍一顿。


  小鹅一开始说喜欢他,他说:“你小孩子懂什么喜欢?别瞎想,背单词去!”


  小鹅孜孜不倦地说喜欢他。他可能会按捺着,施展他温柔的一面,耐心地教育。


  可十五岁的小屁孩还好应付,十七岁的鹅,快长成大人了,他开始尝试穿大人的衣服,把洋哥所有的衣服都拿去试一次。还把洋哥穿得很性感的衬衫,穿在自己身上。


  他还学洋哥,不系扣子。


  洋哥看了想打人。


  偏偏小鹅还说:“哥哥我性感吗?”


  “性感个头!快把扣子扣上!”洋哥很暴躁地吼,强势地给他多扣了一粒扣子,但还是让他穿出去了。


  


  这些都还好,可小鹅说起叫“老公”时,洋哥真的震怒了,他不顾场合,气冲冲地:“敢这么叫,我打断你的腿!”


  他是真的生气,语气一点也不像开玩笑。


  鹅偷偷瞄了他一眼。


  


  后来回去的时候,鹅一直很老实。


  洋哥以为他听话了。


  


  可谁知一进门,鹅突然盯着他。鹅张嘴,声音特别大,整栋别墅都可以听到了。


  


  “老公!”


  


  ——


  


  “未成年不许叫老公,再说这种话,打断你的腿!”


  “那我叫你也不可以吗?”


  “可以的,小弟。”


  


  No.11 故事


  


  男人每天早上起来,都能在家门口看见一束花:放在一起的白玫瑰。


  花束并不是很大,有时只有两三朵,也没有用精美的彩纸包装起来,就零散的,几只放在一起,上面还沾有水珠。


  他拿进来,发现花朵还很新鲜,应当是刚从枝头采摘下来的。


  这附近有什么玫瑰园吗?他猜测。


  后来他去问了,别人告诉他,在远处的另一个镇子里,有一片玫瑰园。但离这里不近,开车的话也得要十几分钟。


  但他门口并没有什么车停过的痕迹。


  大家猜测是哪位貌美的女郎,看上了这位模特先生。


  


  模特先生搬来不久,名字叫“洋”,与人很好相处,大家都说他是一个温柔的人。只是懒洋洋的,早上起得不早,太阳出来很久了才会起床,所以从来也没有抓到过来送花的人。


  他也不太在意,继续过着随意的生活,只是家里的玫瑰花已经多得可以摆满一个花架子了。有些后来蔫了,他就把花瓣摘下来,拿到太阳底下晒干,然后收起来放在盒子里。


  大家都觉得他很浪漫,只是送花的人,一直没有找到。


  


  这一天有个小男孩出现在他家附近。小男孩有着大大的眼睛,精致的容貌,来到他家院子外偷偷往里看。


  洋先生看到这一幕,对他笑了笑,招呼他:“要进来玩吗?”


  小男孩有点羞涩的样子,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会儿,跑了。


  洋先生觉得他很有趣。


  很可爱的孩子,他还挺想接触。于是他想了想,买回一些小孩子喜欢的玩具,又买了一些书,最后,还买了一堆糖果。等着男孩子下次出现,请他来家中做客。


  


  男孩子后来出现了,并且为了糖果留了下来。


  两个人逐渐熟识,洋先生就问道:“你知道隔壁镇子里玫瑰园的事吗?”


  男孩子点点头:“我对那里可熟悉了。”


  


  小孩子喜欢到处跑,洋先生也没意外,就顺便问他:“那里面白玫瑰多吗?”


  男孩子大眼睛盯着他,回答:“以前不多,之前种的都是红玫瑰,现在专门腾出了一块地,种白玫瑰。”


  洋先生“哦”了一声,猜测:可能真的有一位女郎,是他的追求者呢。


  他就问:“你见过种白玫瑰的人吗?”


  男孩说:“见过。”


  洋先生就问了:“她……多大年纪?”


  男孩回答:“十七。”


  


  有点小,洋先生想。但这里的风俗习惯,女性十六岁以后,如果家人同意,是可以嫁人的。


  他又问:“长得好看吗?”


  男孩想了想,问他:“我好看吗?”


  洋先生以为是要一个“好看”的标准,就说:“你很好看。”


  男孩子就笑了,对他点头,很大声地说:“好看。”


  


  洋先生就有一点期待起来,他想去见她一面,就让小男孩带他去玫瑰园。


  男孩领着他去了,一路上蹦蹦跳跳,很快乐。


  他们是走去的,有点远,走了近一个小时。模特先生其实不是很爱走路,但见小孩子跑得很快乐,也就没有去找别的交通工具。


  等到玫瑰园时,他已经出了一层汗。不过他看见了男孩说的白玫瑰。


  


  那是很漂亮的一片白玫瑰,种在园子里,和周围的红玫瑰一起。它没有那么娇艳,但依然有它特有的纯洁之美。


  洋先生感受到了种植之人的心意。


  他就问:“主人呢?可以请她出来见一见我吗?”


  


  他看见男孩子有些害羞地垂了一下头,又抬起,睁大那双很漂亮的眼睛看着他。


  


  男孩说:“就是我种的呀。”


  


  No.12 小段子2


  


  一


  


  “如果你是女生,男朋友会选谁?”


  “选我自己。”


  “真的不会选你洋哥?”


  “不会。因为我洋哥他有对象了。”


  “谁?”


  “灵超。”


  


  二


  我觉得李洋可能真的是想找一个贤惠的好媳妇的,可碰到了李超,这辈子只能瞎几把过了。


  


  三


  


  已知:“我想找一个居家的好媳妇。”


  


  提问:“搞得好吗?灵超先生?”


  


  回答:“你让一个男的扭绳子给你?”


  


  结论——


  


  “大家眼中的洋哥,可能是温柔、贤惠的。”


  


  四


  


  小芙:“洋哥,你可以捏一下我的背背吗?”


  洋哥:“我给你一个大嘴巴巴!”


  


  小弟:“洋哥,给我捏背!”


  洋哥:“好嘞!小弟舒服吗?”


  小弟:“多捏一会儿。”


  洋哥:“行。但我腿没处放啊小弟。”


  小弟:“搁我身上。”


  洋哥:“好。”


  


  五


  


  “你是谁呀?”


  “你的哥哥。”


  “你不是我哥哥,你是别人的哥哥。”


  “哦。”


  


  洋哥顿了一下,然后喊:“开门,你男朋友!”


  


  六


  


  “洋哥你的腰带呢?”


  “在小弟那儿。”


  “洋哥你的帽子呢?”


  “在小弟那儿。”


  “洋哥你的手链呢?”


  “在小弟那儿。”


  


  “洋哥你的心呢?”


  


  洋哥顿了顿,还是回答:“在小弟那儿。”


  


  七


  


  “喜欢一个人,本就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。我只是你的不一定,但只要想到你是我的确定,茫茫人海,在放弃之前,我也觉得自己是幸福的。”


  


  “小弟也是我的确定。”


  “所以我更幸福了。”弟弟很开心地道。


  


  “被一个人喜欢,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。你只是做了一个决定,而我,要确定你的一生。未来很长,在牵手之前,我将注入我全部的爱,来让你幸福。”


  


  八


  


  弟弟觉得很冷,就对洋哥说:“洋哥你今天好像还没打我。”


  他洋哥回答:“容我先去洗个热水澡,等血液循环了,手心也热了,再开始打。”


  


  九


  


  “洋哥,今天看你说弟弟的体重是56.2,精确到小数点后面,你是真的对他这么了解吗?”


  “嗯,小弟什么我都知道。”


  “那你能说一个弟弟的秘密吗?”


  “他这个人其实没有太多秘密,小孩子嘛,还是很单纯的。平时采访里也是有什么说什么,没什么好藏着的。”


  “那有什么你知道后特别有成就感的事吗?就这件事你知道,别人可能还不知道。”


  


  洋哥想了想,然后说:“有一件事吧,其实大家可能也都知道,但我还是觉得挺、不能说有成就感,就还、心里面边觉得挺高兴的。”


  


  “是什么事啊?”


  


  “他喜欢我。”


  


  十


  


  总有人问洋哥这样的问题:“你到底喜不喜欢你小弟?”


  洋哥说:“我小弟没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。”


  


  看似文不对题,实则动魄惊心。